公共卫生

环境污染关联2015年全球九百万人死亡

作者:佚名 来源:知社学术圈 日期:2017-10-23
导读

          2015年,全球约有900万人死于环境污染的影响,这恐怕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数字——它已经相当于全世界每年死亡人口的六分之一。

关键字:  环境污染 |  | 死亡 |  | 健康 |  

        2015年,全球约有900万人死于环境污染的影响,这恐怕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数字——它已经相当于全世界每年死亡人口的六分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,这一调查发表于著名医学期刊《柳叶刀》。文章指出,由污染引起的死亡大部分属于非传染性疾病,比如心脏病、中风、肺癌以及慢性阻塞性肺病 (COPD)。用美国西奈山伊坎医学院Philip Landrigan教授的话说:“污染问题远不止是一项环境挑战,它是一种普遍而深远的威胁,影响到人类健康福祉的方方面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研究报告显示,这些污染乃是户外和室内空气,以及水土污染的结果。化学污染物是导致过早死亡的最大有害因素之一。而这些死亡绝大多数 (92%) 都发生在中低收入国家。可以说,环境污染非常不均衡地影响着世界各个国家的贫困和边缘化人群。论文作者希望打消不同政治派别对这一问题的忽视,动员一切资源和力量来面对污染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柳叶刀》委员会的Pollution and Health项目为期两年,涉及全球40多位健康和环境学领域作者。他们通过数据分析,对健康所受影响进行了评估,指出了经济层面所付出的代价,并首次揭示出全球各污染地区的严重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重度污染地区

        从统计来看,绝大部分 (92%) 与污染相关的死亡都发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,而最严重的影响出现在那些正经历高速发展和工业化的国家。在高危地区,甚至死亡人口的四分之一都与环境污染有关。比如印度、巴基斯坦、孟加拉、肯尼亚,以及中国。

        2015年,由于污染造成的死亡人数达到有史以来最高,其中印度250万人,中国180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国家的发展和工业化,他们所面对的污染类型以及相关的健康问题也随之变化。例如,水污染和居民空气污染在工业发展的早期阶段更为普遍,导致中低收入国家具有较高的肺炎和腹泻发病率。好在,与水污染及居民空气污染相关的死亡人数已从1990年的590万人降至2015年的420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与工业发展相关的污染类型,如环境空气污染 (包括臭氧)、化学污染、职业性污染和土壤污染等却有着越发严重的趋势。伴随各国发展水平的提高,与之相关的死亡人数从1990年的430万 (9.2%) 上升到2015年的550万 (10.2%)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如此,报告认为污染并非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,如果能保证采用标准相近的立法和监管,无论高收入国家还是中低收入国家都能够良好贯彻,那么这将能够帮助我们在发展的同时保护健康。

        全球性污染的健康代价

        研究发现,空气污染是污染致死的最大因素。据估计,2015年有650万人死于由此引发的心脏病、中风、肺癌和COPD等疾病。具体来说,我们所接触到的空气污染包括由气体和颗粒物构成的户外空气污染;由木材、木炭、煤炭、粪便或作物废料等造成的居民空气污染;以及环境臭氧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最大的危险因素就是水污染。不安全的卫生设施,被污染的水源,这都和180万人的死亡脱不开关系。具体来说表现为肠胃疾病和寄生虫感染等。

        工作场所污染。如我们所知,暴露在毒素和致癌物质环境中对人体有着相当的危害。比如煤炭工人常见的肺尘埃沉着病,染色工作者的膀胱癌,以及石棉沉滞症、肺癌、间皮瘤等暴露于石棉环境下的工作者所易患的疾病。这些疾病与每年80万人的死亡相关。

 

        IHME=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铅污染也与50万人的死亡有关。这会带来高血压、肾衰竭和由体内铅物质引起的心血管疾病。

        研究人员对于土壤污染 (比如含有其他重金属或化学物质) 的调研尚不充分,故这类污染未包含在这份报告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污染的经济成本

        由于与污染相关的死亡和疾病相对集中在发展中地区,这无疑为这些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负担。对于低收入国家来说,这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 (GDP) 的1.3%左右;而对高收入国家来说,仅相当于0.5%。针对污染相关疾病所带来的健康医疗花费,在各国之间也是相当不平衡的。据统计,这在中等收入国家中每年约占7%的医疗支出,而在高收入国家仅占1.7%的年度医疗支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体来看,用于支付由污染造成的疾病和死亡的费用,每年大约4.6万亿美元 (相当于全球经济产出的6.2%)。 其中,低收入国家在这方面的花费相当于其国民生产总值的8.3%,高收入国家则要为此支付4.5%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这并不包括污染对环境所造成破坏引发的相关损失和费用,故以上数字并没有覆盖污染背后的全部成本。

 

        污染与社会不平等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落后国家,污染的影响对于穷困人口和边缘人群来说都是极不平衡的。这些群体往往更多地被暴露在有害环境中。被污染的空气和水,不安全的工作场所,以及靠近居住地的其他污染源,使他们随时都可能遭受有毒物质的侵害。这种环境层面的权利不平等存在于世界的各个角落,无论是科索沃靠近铅矿的罗姆人难民营遭受的毒物污染,还是纽约下层社会区域由于大量巴士车站带来的高水平空气污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项目作者,布莱克史密斯研究所 (2015年更名为Pure Earth) 的Karti Sandilya这样说:

        污染,贫困,健康欠佳,以及社会不平等是深深交织在一起的。污染和相关疾病往往会影响到世界上的穷人和弱势群体,这些受害者往往又是非常脆弱,且没有话语权的人群。所以,污染可以说威胁到了基本人权,如生存、健康、安全工作,以及对儿童和最脆弱群体的保护。

        委员会共同负责人,来自Pure Earth的Richard Fuller先生表示: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解决污染问题,我们必须将其视为一个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问题,将其纳入健康规划,增加资金以便对污染进行更多研究,例如监测污染及其影响,以及开发控制污染的方法。污染是可以消除的,而防治污染又具有很高的成本效益,这有助于我们改善健康,延长寿命,同时还能促进经济。在高收入国家和部分中等收入国家,我们已经看到帮助遏制那些最严重污染的相关立法。他们也因此享有了清洁的空气和水源,人们的血铅浓度得到降低,有害的废物场得到清理,从而打造出了污染更少,更为宜居的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柳叶刀》高级执行编辑Pamela Das博士和主编Richard Horton 博士做出如下评论:

        如报告所言,没有哪个国家能躲过污染的影响。无论工业化,城市化,还是全球化,一切人类活动都是污染的驱动因素。我们希望柳叶刀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和建议,能够在健康和发展部门之间起到调和作用,说服从城市到国家层面的领导者将污染作为优先事项。虽然我们有一些国际性的污染治理活动,但这还远远不够......柳叶刀委员会应该向决策者进行通告,帮助他们及时采取行动。污染是一场我们能够打赢的战争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始出处:

        Landrigan, Philip J et al.The Lancet Commission on pollution and health.The Lancet. Oct 19 2017.

分享:

评论

我要跟帖
发表
回复 小鸭梨
发表

copyright©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

京卫网审[2013]第0193号

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:(京)-经营性-2012-0005

//站内统计 //百度统计 //站长统计
*我要反馈: 姓    名: 邮    箱: